今天回家的時候晃到誠品 不小心讓信用卡游出來

雜誌架上頭都是 安伯托‧艾可 老爹的臉

買過他的《玫瑰的名字》之後又接著買了《傅科擺》

(第二本買來至今還沒看呢...)

除了羅琳和昆德拉外,艾可應該是我用金錢最支持的外國作家了吧

(村上不小心被我算成自己人...XP)



只有老爹的臉 就能引起我的購買慾

這跟迷上某某偶像進而購買雜誌的行為有啥不同?

原來有一天我也淪落到這地步 成為盲目偶像崇拜的扇子



發現自己犯了智者崇拜症

可悲的是 沒有辨別優劣的能力 只得盲從

於是推崇百科全書般的書寫方式

推崇身為符號學權威的作者

然而 啥米是符號學我都搞不清楚

今日讀了關於艾可的批判

讓我有種被揭開人云亦云的面具而感到臉紅



不過雜誌中收錄艾可寫的短文

讓我又重新喜歡上這個作家

無論別人對他是褒是貶

光是看這點文字 我就是喜歡他

從小說中無法看出作者個人的特性

卻能從短文中一覽無遺

是個對生活擁有有趣意見的老爹呢^^














-----

don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