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修化工的課了,大學畢業以來,就只有來美國的第一年有密集地上化工主修課。其他都是修生物的,基礎生物工程及英文。

這學期修了一門流變學,據說跟我的研究很有關。因為這週期中考所以這幾天很認真地唸書,有點重拾讀書的感覺,很認真地為一個目標而努力的感覺很棒。看書看到後來居然開始enjoy了起來,就跟D背GRE單字背到爽的感受一樣吧。(<--D是單字變態)

不過可能腦袋年久失修,遇到立即需要高速運轉的狀況,即便用意志力狂飆還是出點問題了。以我最近溫和的飲食狀況,晚上一兩點睡覺早上十點起床的基本作息,身體不應如此燥熱才對。可是昨天居然已經念到快要流鼻血了。只得放棄徹夜讀書的計畫,一點就去睡覺。因為腦袋整個已經「流變學」化,居然睡覺的時候眼前不停地開出藍色的花朵。

那藍色的花朵異常美麗,綻放的同時覺得自己的左腦也跟著運轉了起來。會發現左腦運轉是因為右腦跟平常一樣一團漿糊。藍色的花朵越開越多越開越美,開始的時候類似牡丹的形狀到後來還出現了洋蘭。有一度洋蘭幾乎開不起來,我便用意志力強迫它開花,接著花朵不僅是藍色,還加入了紫色,甚至出現些微的虹光,美得讓人落淚。不過這些腦袋的活動到了後腦就停止了,無法跨越到右腦去,早上起來的時候覺得左後腦居然有點疼,可能哪裡卡住了吧?

這幾天幾乎用了全力在唸書,所以身體很累,可是很開心。

重點來了,今天考的東西一點都沒念到哪~~這幾天就是自爽而已?!

PS:考試牌抽到戰車。我的塔羅牌很了解我,要我好好努力沒潑我冷水,如果抽到爛牌我可能就提前放棄不用功唸書了吧。(<--牽拖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onot 的頭像
donot

完整

don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onot
  • 剛剛發了期中考卷,是全班唯一上90的。鼻血噴得有代價,鼻血可以安息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