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

睡著睡著覺得左耳後面有點痛痛的,用手按了一下,覺得有什麼安歇在那裡的東西被擠出來後,開始分流在臉上亂竄,感覺就要竄到眼睛了,我嚇得連忙坐起害怕就此盲了。其中支流也有往臉頰往腦門上竄的。也許是睡前看了螞蟻第二部曲,心裡作用,總之整個人驚嚇得草木皆兵,左手緊握住藏在枕下的孔雀石原礦安撫情緒。


夢裡我見到了老家二樓往一樓的樓梯。以往我常常全家最後一個睡覺,自己從三樓往一樓走去沿路關燈,但早睡的阿婆一樓有亮光她睡不著,所以跟阿婆同房的我關掉二樓全家最後一盞燈後,就要自己摸黑走下這道樓梯,一直到摸到自己的床為止。夢中這樓梯不知為什麼讓我相當害怕,好像走下去的路上有很多妖魔,走到底更是深淵。夢中的我怕極了,可意識中的我不解,這條樓梯是我最有把握的路徑,以前我就誇口,這條路徑閉著眼睛都不會走錯,為什麼在夢境裡要把它搞得那麼恐怖。於是我告訴自己這是妳最有把握的路徑,妳不應該害怕,兩旁的妖魔都只是夢,而在夢境裡妳最大。

後面醒來的時候覺得,也許這是天使想告訴我的話,我不必害怕那分流的力量。可這兩天確實覺得左眼怪怪的,也許是眼壓過高?噢,對了,那分流的力量只侷限在左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onot 的頭像
donot

完整

don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