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2014的第一天,天氣晴朗得讓人忍不住打開所有的百葉窗。

陽光燦爛的一天,某人去上班了,所以我賺得獨自在家裡靜思的一日。

回顧前一年,好像流了很多的眼淚。一月份剛從國內回來,在超冷的北京當傻觀光客,參觀了故宮天安門長城。從認識D以來我就很想去北京,看看他以前待過的地方,嚐嚐學長姐們口中難忘的酸奶滋味。酸奶對他們而言也許就像是我們對鹽酥雞的鄉愁,到了異鄉無論怎麼都無法複製。我千里迢迢地去嚐了,卻忘了滋味了,因為那不是我的鄉愁呀。

我們剛交往的時候,我介紹了D聽旅行的意義。雖然對我們的戀情一點也不相關,但那句「你踏過下雪的北京」,我終於也踏過了。好冷呀。如果再照著你的步履,我們下次去新加坡吃你說的得自己滿地抓螃蟹的大排檔好不好?

一月份才玩回來,D從小一起長大的表弟從澳洲來美國開會。D說服他飛到北邊來一起出去玩,所以我們遊了趟紐約。紐約我去過了好幾趟,第一趟是跟著大家來波士頓開會,偷偷地跟著沒有報告的友人搭中國城的巴士來個紐約一日遊。接下來幾趟是D的大學同學會、老爸來美國參加我的畢業典禮、台胞證加簽,總之來了新英格蘭地區後就一直有去紐約的機會。每次都是走馬看花,這次帶表弟逛終於有機會看了一場百老匯。算是認識了D從小到大很重要的親人。

工作方面則是讓人心情起伏很大。上半年被調到了支援生產的小組,美其名是交換受訓,其實是他們組人力不足。在這個組待得輕鬆,因為算新人不會被分到繁複的工作,頂多打打雜。沒想到借了半年後又被借給實驗室。剛開始感覺一定是自己沒做好,所以當老闆被要求讓出一個名額的時候,我就被犧牲了。覺得自己是被丟掉的感覺很差。加上工作安排沒有講好,本來我想要大展拳腳今年搏升職,結果被要求去支援同事。同事卻把東西全丟給我做,根本就不是支援,感覺好像是我主持。一方面知道自己被丟掉很難過,一方面自己重視的工作沒人當一回事,反而要我做本來不是我的工作,從三月到五月心情一直很壓抑鬱悶,流了不少眼淚。

五月份工作交接後沒多久我跟D去了趟加拿大,大吵了一架。之後我確定被分到了實驗室,我不想再重蹈以前剛念博班,一直無法接受自己的研究項目的覆轍,決定接受命運的安排。但剛開始的實驗室,百廢待舉,要到可以開始運轉,讓我跟同事及新老闆每天都加班到很晚。終於開始有一點成果,新老闆多給了我一點工作,沒想到我沒接好,弄得自己都要崩潰了。好不容易熬過了一次shakedown,我才發現讓自己崩潰的原因,開始調整跟接洽同事的互動,不再被人揪著前進。我終於能從實驗室裡冒出頭來嘆口氣的時候,給自己放了個假,跟姑姑一家玩了一趟波士頓跟紐約,就在這個時候前老闆也辭職跳槽了,驚嚇得我又生病了好幾天。

在這工作得很累的同時,我跟D覺得是該生孩子的時候了,可是總是沒個消息。加上工作太辛苦,有時候都會懷疑是不是每天哭或者抬重物給哭沒抬沒了。後來我們去看醫生,檢查這個檢查那個最後被轉到了不孕門診。吃藥看醫生真的很痛,身體跟心裡都痛。痛到我現在還是不想提。

啊,寫著寫著好像一直在抱怨呀。十二月份也是有好事發生的。我的工作態度被接洽的同事讚同,所以她跟她老闆要求我老闆給了我一個獎勵。雖然這種獎勵D拿了超多一點都不希奇,但是我第一次因為工作勤奮而拿到讓我很開心。月中我們參加七日的遊輪遊了一趟西加勒比海,我學會了頭在水上不用換氣的游泳法。雖然還游不久,而且是在鹽分很高的海水裡才浮得起來,但我終於敢在海水中游泳了。

這一年,為了想要小孩吃了好多苦。終於我放棄了。
創作者介紹

完整

don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