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什麼顏色呢?



自已看不見,那麼別人看來呢?



常常覺得自己枯燥又沒有光澤,屢次想給自己上色,

卻發現光鮮飽滿的色彩總停留不久。

就像是想把捲髮死命地用離子燙拉直,沒多久又恢復原狀了。



靠近有顏色的朋友,抱著近朱者起碼染得一點赤的心態,

卻是邯鄲學步,東施效顰......



現在的我身上有著每個朋友留下來的痕跡。

現在的我知道什麼是cosplay什麼是同人誌;

我知道什麼是黃尾禮服什麼是白子;

我知道巧克力娃娃魚專門偷襲,最愛咬魚的尾鰭;

我知道澤蛙叫聲像打隔、樹蛙叫聲像鳥鳴;

我知道田中先生聽得懂貓說話、我知道老鼠最後選擇自殺死;

我知道英國的夏天不能穿小可愛;

我知道馬來西亞終年不需要冬季襯衫;

我知道天鐵不能碰到水、白水晶卻可以泡海鹽;

我甚至知道白先勇是個臉色紅潤想法時髦的老盃盃...




這是我自願選擇留下的痕跡嗎?也許是,當初我才會接近吧!

也許最初是想有共同的話題才接觸,

也或許是內心的某個角落有那麼一點點傾向

想變成喜歡音樂的人,才會聽你說話;

想變成喜歡看書的人,才與你借書;

想變成豐富的人,想變成有趣的人,

想變成鮮明的人,想變成有內涵的人,

想變成有智慧的人,想變成神秘莫測高深的人...(笑)



像鏡子一樣反射著週遭,

鏡子卻自己選擇了反射的角度與位置,選擇了鏡中所欲呈現的風景^^



所以當妳問我為什麼不學塔羅牌,我問了內心的自己,

對呀!Why not?!

於是我給自已的顏色又多加了一筆,真是越來越神秘了呀!哈哈哈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onot 的頭像
donot

完整

don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