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書背)

等約翰將他紀錄下來,才發現擺在眼前的已經不是那場夢,而是他對夢的解釋,夢境的豐富已經消失殆盡。在夢中了然於心,夢醒只剩下枯燥的詮釋。紀錄只是毀了這個夢,因為他想去除其中令人羞慚的部分。

而回憶也是如此。就如同被逼供的人一樣,只會說出我們想聽的,而非任何真心話。 --《噴湧之泉》馬汀‧瓦瑟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onot 的頭像
donot

完整

don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