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夢境

一個被分屍的十幾歲男孩被放在擔架上,三個人圍著他,一個三四十歲的女人(好像是老師),對護士說:「他不會死,他是我男友。」
護士不相信地看了她一眼。就在這個時候,男孩被切斷的頭顱與脖子各從切口處長出新的組織向對方延伸。
一接起來的瞬間,男孩張著被血染紅的雙眼,突然坐起來抓住護士的衣領。
原來這個男孩是不會死的,所以他時常被同學們追殺分屍,被欺負與憎恨著。
夢境跳到下一個場景。一個小女孩抱著小熊在敲宿舍的門,可是她找不到自己的房間。
因為她也是一個不死人,被同學們殺害了之後丟棄,同學們就把她的房間分給別人了。
小女孩只是一個單純的孩子,不像男孩心中已經充滿怨恨,
小女孩在整條走廊都找不到自己的房間,難過地到宿舍頂樓跳下去了。
夢境中的我也跟著小女孩墜落,但是我知道,這次她也不會死。

夢中的我問道,要怎麼樣才會死呢?
好像有人回答,要分屍後將屍塊分別丟到很遠的地方,讓它們無法聯繫就接不起來了。

昨天夢境

我夢到了D第一次帶我去打球的情景。那時候我們只是想去看某人的八卦。
結果最後D要留下來帶Lynn回家,所以我由八卦主角送回家。
這是轉戾點的一天,如果當時沒怎樣怎樣後面也不會怎樣怎樣吧。
所以夢裡的我,拿起東西開始爆D的頭XD

沒想到我還記得這些小細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onot 的頭像
donot

完整

don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