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別牧羊少年,便開始跟著余秋雨遊歷歐洲。每日一個城市還得兩個多月才能逛完。
跟著他的眼睛,同樣的一座城市剎時間復古了起來,彷彿親眼看見米開朗基羅艱辛地繪著最後的審判、伽利略的跪著懺悔地球運動說。
除了過去,作者也帶著我們看現在,歷史與現代交疊,外表傾圮的古堡駛出一台拉風的跑車,這就是歐洲,他這樣說。

今日才旅行到南歐流浪者的城市,巴塞隆納。期待下一個城市的風光: )


           我一直認為,除了少數逃罪人員和受騙人員,正常意義上的遠行者總是人世間
比較優秀的群落。人們如果沒有特別健康的情志和體魄,何以脫離早已調適了的生命
溫室去領受漫長而陌生的時空折磨?天天都可能遭遇意外,時時都需要面對未知,許
多難題超越精神儲備,大量考驗關乎生死安危,如果沒有比較健全的人格,只能半途
而返。


余秋雨《行者無疆》流浪的本義














-----

don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