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一點能量吧!」禾握住了他的手。什麼時候開始可以大言不慚地說出這麼自私的話?

他低頭玩著手機,認份地讓出一隻手,不以為意。能量隨著手掌傳來,溫熱了禾發抖的身體,突然他打了個噴嚏。

禾暗笑,頭痛稍稍緩解,還真有效啊!他彷彿感應到視線,莫名其妙地抬了頭。張望了一秒又沉入手機的世界裡。

這次不是偷,是得到應許的。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許了什麼。

don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