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6516.JPG

只聽過團名,見了票不貴,加上好奇學校邊上的PUB,一個月前我就上網買了這場演唱會的票。一切理由都很對不起該團的真正粉絲。

七點開始,鄉下聳的我提早十五分鐘就拉著小新去排隊,時間到了門開了,進門發現裡面跟門口一樣漆滿了黑色。台前有個小小的舞池,舞池四周有高起來的地方放了少少幾張圓桌跟椅子。不太熱情的我看到空椅子就趕緊衝上去,這樣才不會冷漠得太突兀。七點入場的人很少,就算入場大夥也是聊天買酒。小新是被我拉去見世面的,我們一路就一直天南地北地聊天。去聽的幾乎都是美國白人,連黑人都很少,遑論亞洲臉孔,但還是被我發現了幾個跟美國好友來的亞洲人。冷氣有點強,騷包的我穿了件黑色的露肩,露出粗壯手臂,可能是手臂太粗面積太大,非常冷。我們前面一桌好像是一家人去開party,有很多情侶檔來聽,或者幾個大男生一起來聽,看不出特定年齡層,也許是老少皆宜吧(誤)。開場前大家都在social,常可以看到誰發現了誰誰誰也來聽,衝過去打招呼的情形。正妹有幾個,有個女孩還奔跑到時不時地得用雙手把像毛巾做的無肩小洋裝往上拉才不會曝光,不知道是不是剛從海邊回來還是剛洗完澡(又酸又誤)。

等到八點才開始,上來了一個女生拿著像是民謠吉他(對吉他分類不了解,但頗大一支),她一手拿啤酒一手拿吉他跟大家話家常。開始唱第一首的時候確實有吸引到大家的注意,但第二首之後又恢復了聊天的聊天買酒的買酒的"熱鬧"氣氛,讓我對美國觀賞演唱會的氣氛很疑惑。上次我們在台北聽黃小琥演唱的時候,大家好像都很安靜,可能是忌憚滅絕師太吧(誤很大)。那個女生會在歌跟歌中間跟大家聊天喝酒,有時候說那首歌的靈感來源,有時候聊到她那人口稀少的加拿大家鄉,詳情我沒有很了解。剛開始的時候我還很想聽明白她到底說啥唱啥,後面就徹底放棄了。中間幾首歌的時候大家都在聊天,演唱者還說這是她遇過最好的觀眾,不知道她還受過多慘的對待。她唱歌的方式有點瘋狂,全身律動像是用全身的力氣在唱,斷音很多,不是那種很smooth的歌,有時候還會用靴子跺腳,彷彿踏木板舞台發出的節奏也是歌的一部分。倒數第二首歌是我發現她有多厲害的一首,她甩頭髮甩到比洗髮精廣告還美,我還真有聽到一個美國人讚美她的髮型。甩到我覺得能站穩就很厲害了,她還彈吉他唱難度頗高的歌。越寫越覺得不是在描寫演唱會而是馬戲團。她唱完那首需要超多體力的歌之後,掌聲不絕於耳,本以為她就要下台了,沒想到還有一首歌,這樣又唱又甩頭之後居然還能表演,讓我對她的敬佩之意又增添幾分。最後一首歌是拍手加跺腳打節奏的,非常好聽,好像是一個慈善活動的歌,連小新都讚美。

那女孩回後台之後PUB的大燈又亮了起來,我跟小新回頭對看了一眼,不會是中場休息吧。這中場休息時還有人陸續進場。這一休息又休息了半小時,大家恢復買酒的買酒,寒喧的寒喧,卡位的人也在此時開始行動。本來我們的座位可以清楚地看到台上,在此時也被站著的人們擋住,無論怎麼移動座位都看不清楚。我們又等了很久,小新終於忍不住去了廁所,就在她離開座位沒多久燈就暗了。主角出場了,大家都在歡呼。

這幾週間我只有剛買票跟演唱會前一天上youtube惡補了一下,大約知道他們最受歡迎的兩首歌,其他的對他們一無所知。就算惡補了兩首歌,也沒看歌詞,頂多記得點旋律,所以開始唱的幾首歌我都沒反應,只有跟著大家鼓掌。我以為大家對暖場的人比較冷淡所以會聊天,沒想到主唱唱了兩首之後大家又開始進入聊天狀態。因為是搖滾樂團,現場聲音比較大,所以大家都提高了嗓子在對喊。很多人進進出出地買酒,讓我懷疑他們到底是來聽歌的還是入場費便宜來喝酒的。這不是一個很熱鬧的樂團,有些歌比較輕慢,所以靠近前台的人也無法跟著節奏跳上跳下,簡言之就是很難跳舞自嗨。有幾度我覺得氣氛有點冷,但主唱還是說這是他遇過最Kind的觀眾,讓我開始有點同情。

雖然大家都頗冷淡,所幸還是讓我看到三個超級大粉絲,三個不約而同的都是超過一百公斤的大個子男生,其中兩個可以隨著每句歌詞變換不同的手勢。有時候會覺得主唱就對著他們幾個唱。終於輪到我惡補的兩首歌的其中一首,場子突然熱了起來,就連搞不清楚狀況就被我拉來的小新都感受到了不同的氣氛。終於出現了大合唱,可惜我不會唱,哈。這首完畢又回到了聽不懂的狀態。快要結束前,主唱突然跟台下對話,具體因為麥克風聲音不清楚,我聽不懂他在講啥,大約在找一個女生吧。有個女生被男友抬在肩上,她男友好像想讓她去,主唱本來好像不是選她,後來因為她已經被男友送到台前了,就被主唱拉了上台,上台時她那小褲褲都快掉了。這個故事告訴我們穿褲子要繫皮帶免得有臨時上台的機會(整篇都在誤)。主唱好像想讓她對嘴?總之那個女生好像不熟歌詞又不會跳舞,整個人僵在台上不知如何是好,氣氛就快要冷掉的時候,出現了亂入的超級大粉絲救援。那個大個就自己爬上台,跟主唱滴咕了幾句後,自己就在那女生後面跳起舞,因為他每句歌詞都會,在副歌的時候主唱還讓他們去一起唱。沒想到唱了兩句大個就上癮了,他自己跟主唱說他要唱,主唱也就真讓出麥克風自己退到後面去彈吉他。大個的瘋狂舉動增強了那女孩的信心,整個場子彷彿就成了他兩的演唱會。歌快唱完的時候,女孩退到後面去拿出手機要拍照,主唱就站在那裡擺好姿勢讓她拍,此時大個還在前面瘋狂忘我地唱歌。歌曲結束大個發現女孩跟主唱又擁抱又拍照,他彷彿很羨幕也想湊過去的時候,後台工作人員就出現把他們請下臺。要不然我看那大個好像唱上癮了似的。

這場亂入把氣氛推到了沸點,唱完之後我以為這樣就結束了,沒想到還有好幾首歌,這時候已經有些人受不了去找位置坐了。其中一首歌快結束的時候,又有一個女生被男友送上台去擁抱主唱,主唱還真的跟她抱了好幾秒,直到後台工作人員又出現趕人XD。然後就是這團我最喜歡的歌One headlight,節奏一下去大家就瘋了,上上下下地跳著,超級大粉絲也跟著擺出各種不同的手勢。火熱得把已經累到坐下的我跟小新都吸引了起來一起搖擺。我沒有節奏感實在很害怕隨著節奏打拍子或搖擺這種事情,只好攪著自己的手指頭顯示自己的激動。又唱了一兩首,主唱拿下了自己的帽子鞠躬,小新笑說終於看到了他的頭。我覺得氣氛好不容易炒熱演唱會就結束了,大家一直鼓掌到他們拿著杯子出來唱安可曲,不過還真的沒聽到人喊安可呢。安可曲有兩首,曲風跟one headlight有點像。

演唱會結束散場的時候,外面有賣兩種圖案的T-shirt,還有暖唱那個女生的CD。看樣子好像只收現金,所以我跟小新就直接出門了。以上,昨天去聽演唱會的經過,報告完畢。

    全站熱搜

    don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