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起身去茶水間舒展筋骨,看到某人與週遭的朋友爽朗地談笑,看起來那麼地陽光好相處,不禁讓她懷疑起自己心中某人陰沉狡詐形象的成因。已經過了很久,產生厭惡感的細節已經忘記大半,經過某人身邊時連警報都不太響起,只剩下「禁止靠近」的警告標示佇立。 

難道是自己的問題? 

其實她也在心裡給過自己與某人復合的機會,但每次心軟都讓她再度受到傷害,直到她在心中設下結界不讓彼此存在同一個空間。 

「恩,這次買的紅茶很香純。」最後她還是決定遵守自己立下的標示,不再冀望越界。為了內心的安全與平穩,挖除世界的一個角落也值得。 

於是她像一縷幽魂穿越某人的世界回到自己的座位。




因為太接近才會有機會聽到一個故事被某人用好幾種版本陳述,因為交情不夠深才會無法包容而感到生氣。

另,我很喜歡Lennard-Jones potential model,用來形容人與人間的距離,很貼切。(誤大到被物理老師丟出去)

全站熱搜

don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