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這是我想了很久的題目。

出國唸書是一個很有趣的人生經歷,它抽掉了人生所有的熟悉的事物,讓人可以抽離地去思考那些被認為理所當然存在的事物或關係。決定出國像是肩上掛著小包裹的愚者,開心地往前;而出國之後往往轉化成了提著小燈的隱者,在黑暗中摸索前進。路上我拋棄了以往的價值觀,拋棄了很多繁瑣的細節與原則。漸漸地,我重新定義了跟家人的關係,現在得重新定義朋友。

出國前我有一批超級好友,想要見面只需坐一個小時車到台北。我們在相同的時區,看著相同的新聞,雖然在不同的城市奮鬥,我們對相同的頻率震動。出國後我仍只認定台灣的那些是我的好友,當我不被理解的時候,只想著只要我的好友們理解我就夠了。但是漸漸地我變了,留在美國成為人生的選擇之一後,發現相差12小時的朋友無法跟我同步大笑或悲傷。無論我們多麼努力地聯繫,我還是不能把剛烤好的蛋糕遞上。妳們只能從照片知道我原本多麼憋腳的廚藝是怎麼進展到現在人畜可食,卻無法跟我一起開party讓我show off。This is really sad.我多想號招大家來我家吃飯,多想"來我家吧",成為我的口頭禪。

是在D遠行工作的這兩年,我才開始培養出朋友。開始有人進入我的生活,開始我願意跟人分享我的生活。我迫使自己打開防護牆,接受要在這裡長久生存該開始結交朋友,但我也明白這就像是在台灣一樣,要結交人生等級的好友也只能靠緣分。

雖然說這樣的過程有點緩慢,但在美國我也有朋友了。

全站熱搜

don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