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D「奔三」之後,常常嘆氣,感嘆自己年華老去。有天我笑他到底是想要回到年輕的時候,還是想要活久一點,他說都有。我則不那麼想,我常跟人說我終於熬過來了才不想回到過去呢。

我跟D很有趣,宗教觀或者人生觀剛好在光譜的兩端。我相信多神,他是無神論者。他不相信輪迴,相信人生game over就消失了。他說共產主義者都是無神論的,還嘲笑那些剛來美國就加入教會的人叛變得真快,雖然他根本不是共產黨員也不相信共產主義。我則從沒想過game over後無法重來,並受到一堆雜七雜八小說漫畫宗教的影響,還沒一個統一的宗教觀,啥都相信。我常自嘲簡直就是愚婦。

即便我們如此不同,卻不會試圖說服對方。甚至我覺得跟D在一起很安心,因為他根本不相信不在乎,可以把我拉回現實。

最近我才知道他不相信輪迴,開始可以體會他的嘆氣。如果人生只有一次,確實可以活得積極一點噢。怎麼我都忘記了呢?如果人生只有一次,我倒是鬆了一口氣,如果game over後連感受啥都沒有的話,輪迴好像還比較可怕噢。

全站熱搜

don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