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跟老弟聊天他教了我步少東西,這次他的壓力光聽聲音就聽得出來。

一直以來我就覺得能夠把自己標價賣出去,用自己的能力換取金錢很值得崇拜。工作我這個到現在還在學校混的傢伙,無法想像的世界。可聽了老弟跟友人們的工作,有種哪裡出了問題的感覺。台灣的職場聽起來是個有毒的環境,讓我卻步。

老弟說現在換的工作需要交接,因為其他人都是台大政大的畢業生,反應比較快自學也比較快,所以他們無法體會老弟聽不懂的狀況。多問了又會吃軟釘子,讓他覺得自己很笨。我覺得我們家養出來的小孩都有這樣的問題,反應慢又笨。我還好有D可以問,還沒那麼痛苦,可是老弟的女友跟他不同專業,無法靠身邊人。我說就靠自己也不錯啊,他說他們的工作需要效率,如果能問人效率更高。他只想完成工作沒時間靠摸索來提升自己的能力。

老弟說他做到某種程度的時候會想,到底他要咬緊牙拼下去,還是要換一個更適合他性格的工作環境。其實認輸是他教會我的,在他念研究所考會計師的時候,他放棄過突然間海闊天空。這在我們家是從沒發生過的事情,老媽的教育方針下,除了我放棄過鋼琴外,都是要拼下去。(放棄鋼琴是因為我跟老媽說我要學英文,時間衝突老媽才允許的。)但是這次他放棄的替代方案對我而言沒有說服力,他想要做生意,但因為我們家沒人做生意,開店會遇到的困難他根本沒想像過,或是無從想像。我覺得此路不通換條路挺不錯的,但是看追求的是深度還是廣度囉。一直換方向是無法累積深度的,這是我博班念下來的心得。

全站熱搜

don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