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脫離了戰場,她鬆了一口氣,迂迴了半天終於繞過了戰區。其實從來都沒有戰場,她抵死不肯承認。從來就沒有人向她宣戰,她也沒有主動攻擊製造過敵人。為了增加活著的動力,她在地圖上圈了一個戰區,塑造一個敵人,一個萬惡的敵人。想盡辦法繞過它,費了好多力氣。














-----

全站熱搜

don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