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去DC開會,某一個晚上躺在床上還沒進入很深的睡眠時,夢(or感覺)自己搭著雲霄飛車。通常要感應到奇怪的東西之前會出現這樣的情形,所以知道自己就要看到有趣的東西了。這個雲霄飛車搭得很長,上上下下還360度轉圈,最厲害的來了,還有沿著華盛頓紀念碑跳樓似地往下衝,非常應景哪。

從高樓衝下來直接衝進夢境,夢裡是一個黑暗的房間,裡面放了很多地圖,彷彿是從古至今的地貌變化或是地圖集。地圖被收藏在像海報收藏夾的框裡,可以翻閱一頁又一頁。但看起來跟現在我所認知的地球海洋跟陸地的分部差很多,對我而言只是藍色綠色土色的色塊沒有細細研究。突然我發現地圖後面躲著一隻眼睛,它離我的臉的距離不到一個手臂。眼睛很大很美變換著很多不同的顏色,它說它一直照看著我。一直。突然我的情緒激動了起來,不停地落淚,要不是出來開會跟其他人共住旅館,我可能就要哭起來了吧。因為不想情緒太激動,而想跳出來。後來我還看到這隻眼睛在一張白狗的臉上,就是一條白色的狗沒有臉卻以一隻眼睛代替臉,樣子非常可愛。得知自己被照看的感覺非常溫暖。

後來還有一個夢境裡,我搭著工廠的生產線上上下下,又是一個類似雲霄飛車入夢的變奏版。然後我被生產線的工具切段,丟在一缸稠稠的液體裡。彷彿是意識之流,可以感受到每一段的我漂往不同的方向。

(後續)

兩天之後我在國會圖書館看到了地圖集的展覽。那些地圖代表著不同時代的人的世界觀,看起來跟現在的地圖相差甚大。當我看到地圖集的時候挺激動的,雖然跟夢中的畫面不一樣,但也算某種程度的預知夢了,然後我在地鐵裡看到一個人穿著只畫了一隻眼睛的T-shirt從我身邊走過去。

恩 挺有趣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onot 的頭像
donot

完整

don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