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靠著我的肩膀細聲地說,不想讓前座的兩個男生聽見我們女生的談話。

她問我會不會有這種感覺,一見鍾情熱烈沒幾天,就不愛了,而對方還是不斷地付出,以為還會有結果。我問她,一見鍾情的定義,是燦爛如煙花呢,還就只是順眼而已。她說,會動心呢。那怎麼動了心卻不持久呢?她也很苦惱,但就突然清醒了,也許愛的只是戀愛的感覺吧。我笑說,難怪人家說雙魚座女生難搞呢。她也無奈地笑了一下。她說前兩天還夢見了自己就要這樣孤單終老。讓我想起了四年前的自己,也是漂流在孤寂的海上,看不見岸,也以為自己會這樣孤單下去。會有轉機的,我想這麼安慰她,但是我知道再怎麼安慰都是假的,孤獨是怎麼與之共處,也不會泰然的。

車子的遠燈照著遠方的一片漆黑,過了遠燈的範圍就只剩黑夜。

全站熱搜

don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